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|安徽快三走势图专业版|
北大音乐学院网首页设为首页添加收藏

音乐启蒙导航

音乐启蒙首页 >> 著名歌剧介绍 >> 歌剧《鲍利斯戈杜诺夫》介绍
2013-1-22 14:50:09歌剧《鲍利斯戈杜诺夫》介绍
歌剧 鲍利斯?戈杜诺夫 
《鲍利斯?戈杜诺夫》    
    四幕歌剧,莫索尔斯基编剧并谱曲, 1874年2月8曰在圣彼德堡的马林斯基剧院首次公演。1913年3月19曰于纽约大都会歌剧院,?#36175;?#26031;卡尼尼指挥初次公演。盛况空前。  
演奏时间:序幕:26分 第一幕:43分 第二幕:43分 第三幕:49分 第四幕:61分  
剧中人物:  
鲍利斯?戈杜诺夫  沙皇 男低音  
费奥多尔 沙皇之子 男中音  
克赛尼亚 沙皇之女儿 女高音  
马琳娜 波兰圣德米的公主 女中音  
舒依斯 亲王 男高音  
谢卡洛夫 国会秘书 男中音  
皮曼 修士 男低音  
格里戈里 冒充太子的修士 男高音  
华尔拉阿木 逃出修道院的破戒僧 男低音  
米萨依尔 男高音  
烈维?#24149;?nbsp;男低音  
车尔尼科夫斯基 男低音  
妈妈 女低音  
警察 男低音  
白痴 男高音  
兰可尼 波兰天主教耶稣会激进的修道僧 男低音  
还有农民米鸠哈、旅馆女主人、贵族佛西乔夫、两名农妇等  
故事发生于俄罗斯,立陶宛国境与波兰。时间在1598年至1605年间。  
剧情介绍:  
第一景:寺院的庭院中  
    这是1598年先帝驾崩后的某曰。担任摄政的鲍利斯?戈杜诺夫,虽然被推举继任帝位,但却他假意婉拒,并隐居于此。这时庭院中集聚着老百姓,他们无精打采地走动低语。  
    因为大家知道鲍利斯实在是一个逃犯,他谋杀了太子迪米特里。简短的管弦乐构成了序幕的前奏曲,墙外群众合唱着他们的祈愿:“啊!天父!您为什幺舍弃了我们呢?请给我们怜悯吧”!  
    警察登场,他唆使老百姓就跪在地上,叫嚷着要拥戴鲍利斯为沙皇唱出叹愿的四部合唱:“大公(指鲍利斯),吾父,汝欲置吾人于何人手中?儿辈涕零哀泣,恳求吾父垂怜?#22235;睢!闭?#26354;调混用了F调与降A大调,这是俄罗斯特有的调法。合唱逐渐跃入高潮后速度加快,弦乐与木管以半音阶?#24444;?#19979;降后,警官退去,群众又随便交谈起来。  
    不一会儿,警察又出场后就阻止老百姓的闲谈,命令继续请愿的合唱。他们在无奈便顺从地唱出请愿的四部合唱。此间管弦乐不停地反复演奏着警察动机的节奏,讽刺人民的请愿是在警察的?#30772;?#19982;监视下发出的。合唱在反复最后:“啊,啊,”的悲叹后,管弦乐又以半音阶疾速地下降。当警察看到国会秘书谢卡洛夫出场时,就制止了群众的合唱。谢卡洛夫走到群众面前?#21271;?#33073;帽示意,并报告?#25285;骸安还?#36149;族院或教会?#30446;?#35831;,鲍利斯仍不肯登上帝位。”  
    这?#38381;?#26159;夕阳西沉的时候,晚霞满天,接着远处传来朝圣者的合唱,这时有一队朝圣者出现舞台上,他?#21069;?#25252;身符分送给围观的群众后,就鱼贯走入修道院中。  
第二景:克里姆林宫前面的广场  
    这场的音乐,是由许多大小?#30001;?#19982;管弦乐总奏的壮丽前奏曲开始的。接着?#30001;?#40784;鸣,震?#25104;?#37326;,幕启。  
    正面为皇宫前的红色台阶。左右为圣母升天大教堂与天使长大教堂。许多群众徘徊在广场上。不一会儿,在更响亮的?#30001;?#19982;进行曲调中,有一队贵族庄严地走人大教堂。这音乐结束后,随着小?#35834;?#40784;奏,舒依斯亲王出现在大教堂,他立即向群众高呼:“鲍利斯万岁!愿神降福吾皇。”群众也跟着欢呼。这歌声在弦乐颤音彩饰下,引?#25317;?#33879;名的大合唱:“如同天上太阳般的荣光”。这首合唱的旋律,是一首古老的俄国民谣。  
    在这大合唱的演唱之间,大教堂里正为鲍利斯举行隆重的加冕大典。不久,登基为俄皇的鲍利斯,就随着庄严的行列出现在教堂的拱门前。警察命老百姓分别跪在道路两旁,并唱出颂扬沙皇的合唱,歌声较前更为狂热壮丽。接着?#38498;?#25163;吹奏的长号为信号,在大教堂前的一组贵族再次欢呼:“鲍利斯万岁!”民众也高声应?#20572;?#24403;鲍利斯出现在舞台中央时,上上下下的人,都在欢呼“荣耀归于鲍利斯”!此时鲍利斯已在隆重的典礼中登基。 他站立在大教堂前,宣誓今后将为民众及俄国的利益而努力,并恳求老百姓共同祈求上帝帮助。此?#24444;?#20869;心深受煎熬,?#25104;?#33485;白,语调?#26519;亍?#40077;利斯纂位的野心虽已得逞,但他所犯的罪,?#27425;?#20174;洗清,因此陷入苦恼的深渊中。鲍利斯的歌声完毕,老百姓立即高声欢呼,钟与锣的壮丽音响,震耳欲聋。以沙皇为首的队伍又走进大教堂中,民众也蜂拥到这里高声唱着大合唱。此间兴奋的老百姓与警察发生小磨擦。鲍利斯在人们?#24149;?#21628;声中,又从大教堂出来,然后走进克里姆林宫中。序幕于此终了。  
第一幕第一景:寺院中的一室  
    年老的修士皮曼,借?#35834;?#20809;正伏案写字,他在撰写俄国编年史。旁坐的年轻修士格里戈里则在打瞌睡。。不一会儿,室外传来僧?#26053;?#21320;夜祈祷的歌声,突然格里戈里从睡梦中惊醒,大声叫?#30333;牛骸?#21448;是那个可怕的梦,今夜已是第三次!”。格里戈里走近皮曼身旁,接受皮曼亲切的祝福后,说出他那奇异的梦:“我走上很长的台阶,登上高塔,从窗口可以眺望莫斯科的街景,接着在脚下群众的嘲笑声中,我突然朝下直栽下去。?#38381;?#26102;管弦乐的低音一直响着不祥的颤音。皮曼安?#20811;?#36825;梦?#30343;?#24180;轻人的热血所产生的不?#19981;?#26223;罢了。但格里戈里却说?#32422;?#32456;曰在祈?#25381;?#20449;仰中,?#25381;?#35813;会有这种不祥?#24149;?#24819;。当皮曼?#21561;教?#23376;迪米特里之死和鲍利斯登基一段皮曼放下他的笔,回忆先王伊凡雷帝与太子时代的德政与信仰生活,有所?#20889;?#22320;喃喃独语道:  
“不要为了早离污浊的?#24425;?#32780;悲叹,  
虽然繁华的享乐与狡猾的爱情在诱惑着你。  
但想想那些伟大的沙皇,他们虽无比高贵,  
却时常抛弃权仗、华衣与王冠,  
换上修道僧简朴的帽子与道袍,  
在这神圣的僧房使心灵获?#20882;?#24687;。  
伊凡?#23383;?#20063;曾陷入?#20102;?#20013;,静坐于此,  
然后以低沉安详的声音喃喃独语,  
在皇上锐利的眼中闪着悔恨的泪珠。  
太子费奥多曾将皇宫?#26576;?#20711;房,  
神因皇上的谦卑与虔敬,使俄国?#25512;?#32321;荣,  
在他临终时,宫殿中竟奇迹般遍地是芳香,  
可?#21561;幕?#19978;的?#28909;藎?#23451;若太阳般光辉!  
我们?#30340;?#20877;遇如此?#35748;?#22269;君。  
但不知何事触怒了神明,  
我们可敬的太子笛米特里却死于非命。  
今天我们拥戴的沙皇,实为杀害太子的凶手!”  
    在沉默片刻后,镇静的格里戈里就向皮曼探询太子遇害时的年?#20572;?#30382;曼告诉他?#25285;?#33509;是太子仍在世间,应与他的年纪相?#38534;?#21548;罢,格里戈里的脸上闪出奇特的光彩。皮曼接着就表示待他死后,撰写俄国编年史并使真实的国事流传后世的重任,将落在格里戈里的身上。这时远处又传来僧?#26053;?#21320;夜礼拜的合唱(混声====唱),皮曼把灯熄灭后,就跟格里戈里退去。但他刚走到门口又若有所思地站定,并唱道:“为国民所?#27425;?#30340;鲍利斯皇上呀!你的罪已于今夜记载于史册上,你已逃不了神的制裁!”。  
第二景:俄国边境一个兼营酒店的旅馆  
    幕启后,旅馆的女主人登场了,她一面工作,一面她唱出轻快的:“公鸭之歌” 这是节奏?#36824;?#21017;的民谣风旋律,具有乡土色彩。?#24444;?#21809;到一半,街上传来两个男人的声音。女主人向室外招呼,但?#25381;谢?#31572;,于是又继续唱她的歌。不一会儿,屋外清楚地传来两个男人的歌声,当女主人知道他们是僧侣时,连忙请他们进?#38477;?#37324;,接着破戒僧华尔拉阿木与米萨依尔?#25176;?#24102;一个青年登场了。他们依次就坐后,华尔拉阿木立刻点了酒菜,女主人愉快地退去。同伴中一言不发的青年,虽然自称为笛米特里,其实他就是年轻的修士格里戈里。他在修道院中听到皮曼说出鲍利斯的罪行后,就从修道院潜逃出来,此时和华尔拉阿木等人正赶往立陶宛边境。因为华尔拉阿木与米萨依尔是从别的修道院逃出的破戒僧,对格里戈里的身世并不清楚。  
    这时高举?#30772;康幕?#23572;拉阿木,?#25176;?#39640;采烈地唱出著名的歌曲:“昔曰在卡桑城?#20445;?#21465;述伊凡雷帝在卡桑城运用智谋把鞑鞑人消灭的故事。 一口气把歌唱完?#24149;?#23572;拉阿木,催促沉默?#25381;?#30340;格里戈里随他高歌取乐,但被米萨依尔所制止。接着他又酌酒狂饮,直至酩酊大醉,伏在桌上以鼻音哼唱着一首:“我骑在马上驰骋”的俄国民谣。  
    格里戈里一边察看?#20102;?#30340;米萨依尔与意识不清?#24149;?#23572;拉阿木,向女主人打听?#25285;骸?#36825;条路通向何处?”女主人回答?#25285;骸?#24456;快就到立陶宛,但有哨站,正在调查一个从莫斯科逃出的人。”格里戈里听了心中打了一个寒噤。华尔拉阿木的鼻声之歌,和他们俩人的对答,构成一段奇妙的三重唱。接着女主人告诉他有一条不必经过哨站便?#36175;?#24448;立陶宛的路。格里戈里心中?#36842;玻?#24403;华尔拉阿木唱出意思不清的:“用力把?#24472;?#21709;”时,女主人却真的听到门外有敲门声,她紧?#35834;?#21040;窗口探望,果?#30343;?#24033;警光临了。  
    警官进来后,立刻向华尔拉阿木查问道:“你们是什幺人?”梦中惊醒的米萨依尔与慌?#35834;幕?#23572;拉阿木,即刻以二重唱的?#38382;?#31572;?#25285;骸?#25105;们是沿途托钵化缘的诚实修道僧。”当转向格里戈里查问身份时,他伪?#35889;约?#26159;附近居民,为送僧侣到国境来到这里。警官注视着可疑?#24149;?#23572;拉阿木,并命令随行的警?#27604;?#20986;逮捕令中的人像表。他们缉查的人,是一个名叫葛丽西卡?特烈匹夫的逃?#31267;擼?#22240;警官都目不识丁,?#25381;?#21150;法读人像表,两个修道僧与女主人也识字不多,警官就不分皂白,指华尔拉阿木?#25285;骸案?#20029;西卡一定就是你!?#38381;?#26102;格里戈里就?#24895;?#22859;勇,接过人像表代为宣读。他一边?#24471;?#30528;华尔拉阿木的脸,故意把人像表的记载,说得和华尔拉阿木的特征一模一样:“50岁,白胡子,红鼻,体胖……”听罢,警官立即高?#30333;牛骸?#24555;把他逮捕!”警员蜂拥而上,华尔拉阿木大声抗辩喊冤枉,很快地从格里戈里中,把人像表抢?#26031;?#26469;,一字字很艰难地读下去:?#26696;?#20029;西卡,20岁,中等身裁,红发,有一?#30343;?#36739;短……?#24444;?#19968;边困难地念下去,一边狠很地瞪着格里戈里。格里戈里知道身分已暴露,很快拔剑跳出窗外逃了出去。房里的人都奔出大门追了出去。  
第二幕 克里姆林宫的豪华居室  
    鲍利斯的女儿克赛尼亚一边?#31859;?#24773;人的肖像,一边悲伤地啜泣。太子费奥多尔则专心研究着大地图。旁边不远处,保姆正在编织着衣物。  
    克赛尼亚一边哭泣着,一边回想?#32422;?#37027;惨死的未婚夫笛米特里。保姆在身边安?#20811;担骸?#23601;是哭得肝肠寸?#24358;裁挥?#29992;的,请把伊凡王子忘了吧!”然后哼着轻快的小调,叙说快乐的往事,想要使克赛尼亚的心情开朗起来。  
    费奥多尔也被歌声所吸引,停止看书,但对最后以死收场的歌词大感不悦,于?#20146;约?#21809;出一首质朴可爱的歌曲,唱过第一小节后他站起来,一边拍手,一边高歌。随后保姆也跟着拍手唱?#20572;?#24418;成有趣的二重唱。不一会儿,费奥多热尔就停止拍手,唱出新的曲调?#22885;?#38592;之歌?#20445;?#20445;姆又加入,成为二重唱,正?#24444;?#20204;唱?#20132;?#20048;的高潮时,费奥多尔突然停住,并拍了一下保姆的肩膀,原来是鲍利斯走进房里。保姆惊?#35834;?#31048;求皇上原谅,费奥多尔赶忙回到大地图前。但鲍利斯?#25381;?#38706;出丝毫?#20320;?#24594;,还抱住悲叹?#35834;?#22899;儿,亲切地加以安慰。她这样年轻,就承受未婚夫去世的惨?#21019;?#20987;,实令人堪怜。鲍利斯命保姆把克赛尼亚带回寝宫,使她能逐渐?#36739;?#24754;伤的心。鲍利斯之歌,洋溢着父亲对儿女的无限情爱。好象和暴虐或阴险根本无关,  
   女儿和保姆离去后,鲍利斯便问费奥多尔在做什么,太子回答?#25285;骸?#36825;是莫斯科公国的地?#36857;?#26159;父王的全部领土。”鲍利斯看?#26031;?#24515;地激励费奥多尔?#25285;?#24635;有一天这广大的俄罗斯将由你统治,现在你应勤奋学?#21834;?#36153;奥多尔听罢,又坐到了桌前。  
    接着,鲍利斯疲劳地坐在沙发上,一边?#31859;?#20070;,一边陷入?#20102;?#20013;。不一会儿,他就开始唱出著名的?#25945;?#35843;:“我掌握着最高权利”  
“我虽掌握着最高权利,统治这国家有六年,  
但疲倦惶恐的心灵,却得不?#21483;?#31119;与安息。  
豪华的生活,权柄与荣光,都不能使我心情开朗,  
对犯罪者心灵的惩罚是何等可怕,  
周围是一片黑幕,心中布满乌云。  
疲倦的心灵,烦乱又苦恼,为恐怖所困扰,  
每一时刻,都好象会发生什么不幸。  
向神恳切地祈求安宁,但无济于事,  
我是握着无限权柄的沙皇,竞从眼泪中求宽慰。  
到处是密告与叛变,圈?#23376;?#38452;谋,饥饿与?#28872;擼?nbsp; 
霍?#19968;?#32773;像野兽般到处乱跑,俄罗斯陷入混乱中。  
神给我残忍的历炼,是我深重的罪孽应承担的,  
我被指责为万恶根源,广场上正诅咒着鲍利斯。  
睡眠从我的双眼逃遁,然后在深夜的微明中,  
站立起一个遍染鲜血的小孩,  
他的眼睛在燃烧,小手紧握着,哀求我垂怜,  
但我并?#25381;?#23485;恕,可怕的伤口像嘴般裂开。  
那是幽灵的哀号!哦,神呀!我的主!”  
   此曲是用传统的“宣叙调与?#25945;?#35843;”?#38382;阶?#25104;,在宣叙调中鲍利斯?#20387;?#20182;?#27425;?#20845;年来,心中惶恐不安之情,音乐进入?#25945;?#35843;后,鲍利斯借着优美而充满感动的旋律,唱出痛悔?#32422;?#29359;罪之歌。在同一速度上,木管以三连音刻画时,鲍利斯的心中?#32943;?#20986;各种困扰与烦恼,因为四周层出不穷的叛逆要防?#31119;?#32780;?#20381;?#30334;姓把国境内的天灾人祸,全都归罪于他。这时鲍利斯心中的自我谴责,已达到顶点。他被笛米特里王子的?#24149;輳诺没?#19981;?#25945;澹?#24182;已进入半狂乱的?#21050;?nbsp; 
    这时从舞台后传来保姆和侍女们的女声合唱,好象在为了什么事大声喧嚷。鲍利斯勃然大怒,命令太子费奥多尔出去查看。这时侍卫进来禀告?#25285;?#33298;依斯亲王请求晋谒皇上。侍卫在鲍利斯的耳边密告?#25285;?#22312;舒依斯亲王与普希金的私宅中曾有神秘的集会,鲍利斯听了大怒。  
    侍卫退去后,费奥多尔回来报告?#25285;?#21018;?#35834;?#39578;动?#30343;?#22899;人们在调嬉?#21465;?#20043;声而已。太子?#24149;埃?#20197;如歌的朴素旋?#27801;?#20986;来,极富趣?#19969;?#22312;中段处,木管反?#33576;?#20223;着?#21465;?#30340;叫声。?#24444;?#28372;滔不绝地说话时,鲍利斯坐到沙发上亲切地爱抚着儿子?鲍利斯对他确切明晰的说明方式大感满意,还为这位来曰即将继承帝位的儿子祝福。  
    接着舒依斯亲王登场了。鲍利斯立即向亲王恶?#26376;?#39554;。但舒依斯亲王并不把他的侮蔑放在心上,还耐着性子向鲍利斯报告?#29616;?#30340;叛乱事件。他说根据可靠的消息获悉立陶宛的贵族们群起反叛,率领他们的?#25925;?#19968;个自称为俄罗斯皇太子笛米特里的人。鲍利斯听了非常诧异,并从椅子上跳起来。舒依斯亲王则乘机表示他至死追随鲍利斯的决心。鲍利斯发觉儿子在旁不安地听他们交谈,就叫他退去,并把门关紧,然后命令舒依斯亲王尽快把临近立陶宛的国境严密封锁。当依斯亲王想转身退去时鲍利斯却把他拦住,依斯亲王就解嘲似地?#25285;骸?#30001;全国的老百姓与贵族推选出来,再由总主教正式加冕的沙皇,怎幺会被一个?#23548;?#19978;已死的人吓唬住呢!?#24444;?#32610;放声狂笑,鲍利斯惶恐不安,他紧紧抓住舒依斯亲王,命令他毫无隐瞒地汇报太子笛米特里去世时的真实情景。  
舒依斯亲王?#22312;?#23194;的语气,?#24425;?#22826;子笛米特里被惨杀后的模样:  
“在乌格利奇大教堂前,我先后?#33576;?#23608;体达五天,  
在那开始朽腐并遍染血污的脸上,  
仍流露着明?#35782;?#22307;洁的光辉。  
深而可怕的伤口像嘴一样裂开,  
那天真的嘴角却露着奇怪的微笑,  
他好象安详地睡在摇篮中一样。  
两手交叉在胸前,右手还握着玩具……”  
    舒依斯亲王的叙述使鲍利斯的良心的谴责,他再也无法忍受便命令舒依斯亲王退去。而鲍利斯?#25104;?#33485;白地跌倒在沙发上。从这里开始的鲍利斯的长篇独白,就是第二幕的高潮,也是这部歌剧中,最杰出的一段音乐。  
“哦!痛苦极了,我好象要窒息一般  
全身的血液?#21152;?#21040;头上,又好象突然退去。  
哦!残酷的良心呀,你的刑罚多幺可怕,  
我?#25381;?#19968;个污点,但这污点却使心灵受到煎熬,  
使心脏中毒,痛楚难?#20572;?#21452;耳雷鸣。  
因非难与诅咒,胸腔紧缩,呼吸艰难,  
而双眼只能看到那鲜血淋漓的小孩!  
哦!就在那里!那是什幺?在?#22681;?#33853;?  
摇摇?#20301;危?#28982;后逐渐扩大,自远而近,战栗且呜?#39318;擰?nbsp; 
走开!走开!?#30343;?#25105;……?#24444;?#20320;的?#30343;?#25105;……  
靠近!走开!小孩子!?#30343;?#25105;……不,?#30343;?#25105;……  
是人民的意?#23613;?#21035;靠近,小孩子!  
主啊,你并不盼望罪人之死,  
请宽恕鲍利斯犯罪的灵魂!”  
    先以宣叙调唱出他深受良心?#30446;?#36131;。接着鲍利斯看到由亲信杀害的笛米特里的幽灵,然后陷入半狂乱中。他那断?#38386;?#32493;唱出的歌声,宛若悲鸣与呜咽。他跌跌撞撞地躲避幽灵的袭击,最后筋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中,喘着气祈求神?#30446;?#24661;。  
第三幕第一景波兰圣德米城内公主马琳娜的闺房  
    幕启时,马琳?#26352;?#22312;梳妆台前化?#20445;?#22260;在四旁的侍女正为公主唱着赞美与祝福的歌曲,这一首女声合唱。这时,马琳?#26352;?#20102;起来,答?#30343;?#22899;们的称赞,但她并没感?#21483;?#28385;意足。她所要听的是预祝最后伟大的胜利与颂赞波兰战士的歌曲,这充分流露出她的好胜性格与野心,随后她就命令侍女们退去。她们离开后,单独留在舞台的马琳娜,便委屈地唱出著名的?#25945;?#35843;:  
“从晨雾笼罩的远?#21073;?#23556;进黎明的曙光,  
从莫斯科逃出的王?#30001;?#28145;迷住我,  
啊,我的笛米特里啊,可怕的复仇者,  
被纂夺大权?#30446;?#24604;孩子!  
那邪恶的鲍利斯将受神的惩罚。  
苦恼的恋人呀,我给你炽烈的热情与眼泪,  
我要拥抱你,亲吻你,可爱的人儿。  
我的王子,我的笛米特里,我的未婚夫!  
我将在你的耳边低语绵绵情话,  
那?#20052;?#20154;间恼人的热情,  
是血气方刚的青年人的愿望。  
我盼望的是名誉与无上的权力,  
等你登上沙?#26102;?#24231;,我就是皇后,  
被金色灿烂的?#24459;?#21253;围着,宛若光辉的太阳,  
俄国佬将被我绝世?#38647;?#25152;倾倒!  
连那些趾高气昂的贵族,也将跪在我石榴裙下。  
民?#21834;?#25925;事或传?#25285;?#23558;不断颂扬我,  
夸赞这万民倾慕的女王!  
啊!那些愚蠢的俄罗斯?#24656;恚?nbsp; 
哈哈哈哈哈!?#38381;?#39318;《波尔卡舞曲风》的歌曲,这是一首非常动听,充满狂想的?#25945;?#35843;,最后在马琳娜的狞笑声中结束。  
    这时耶稣会的修道僧兰可尼进来了,马琳娜恭敬地?#38431;?#20182;。这位狂热的僧侣,立即以煽动?#30446;?#21563;,表示马琳娜有天主教的?#31354;?#20449;仰,拯救俄罗斯人民的神圣任务。这位在快乐中长大的马琳娜,对于完成这种崇高而艰巨的工作,并不热心,她只盼望和笛米特里过荣耀的生活。随后兰可尼就?#35851;?#31574;略,?#20204;?#22937;的言语先赞美她天?#20260;?#30340;容貌,再劝她促使笛米特里?#30007;?#22825;主教。这位妖僧?#24149;?#21364;激怒了马琳娜,她把刚才恭敬之情忘得一干二?#21804;?#30772;口大骂他是一个“大骗子?#20445;?#32467;果因愤怒与恐怖昏倒在沙发上,得胜的兰可尼则夸耀着?#32422;?#30340;说服力。 
第二景圣德米城内庭园中的喷水旁,美丽的月夜。 
    幕启时称为笛米特里的格里戈里,独自?#20102;?#30528;从城门走了进来。他在这里等待情人马琳娜,并唱出无限思慕的歌曲。他向城阙?#30333;?#24773;人的芳名,但?#25381;谢?#31572;,他又陷入?#20102;?#20013;。,妖僧兰可尼?#37027;?#22320;出现在格里戈里眼前的。他按照刚才向马琳?#20154;祷?#30340;语气,传达公主思念他的恋情。假的笛米特里听了虽然心中大喜,但他觉察到兰可尼在暗中操纵着他们的感情,心中感到一阵不快。兰可尼却以巧妙的奉?#35874;埃?#34920;白他也?#26377;?#24213;热望着他们能获得幸福的结合。笛米特里立即表示他决?#23068;?#39532;琳娜为妻,并尽力使她幸福愉快。最后他还恳求兰尼可帮忙成全他们的爱情。当笛米特里叫?#30333;牛骸?#19981;论如何,请让我看马琳娜一眼”时,兰可尼突然大叫着?#25285;骸?#24555;,快躲起来!”因为在城阙中参加宴会散席的贵族们,三五成群地走到庭园中。兰尼可强把假笛米特里拉在树荫后。 
    这时贵宾们从城阙中走?#20132;ㄔ啊?#39532;琳娜也被一?#36824;?#26063;挽着手,混在人群中。不久在马琳娜玛丽娜短小的独唱后,合唱就开始了。起初是男高音与男低音的歌声,然后女高音与女低音也加入,他们一起高歌着预祝波兰的胜利,鲍利斯的没落,并高呼着马琳娜万岁。?#20154;?#20204;回到城阙中后,波兰舞曲的音乐也渐弱而至消失。 
    歌声停止后,从城门传来马琳娜?#30333;牛骸?#31515;米特里”的声音,喜出望外的笛米特里,立刻闻声狂奔而去。两人拥抱着互诉衷曲,她?#23454;?#31859;特里?#25285;骸?#20320;何时?#25293;?#30331;上沙皇的宝座?”但笛米特里?#21019;?#35828;?#32422;?#30340;真正愿望并非帝位或荣耀,而是马琳娜忠贞?#25381;?#30340;爱情。马琳娜立刻反驳说?#25381;?#29233;的盟誓并不足信。这就暴露了两人对这场爱情的不同看法。随?#27492;?#23601;谴责笛米特里怎幺可以因儿女私情,而把推翻鲍利斯的大事?#23383;钅院螅?#36824;骂他是:“?#25381;?#30340;流浪者!农奴!”惊?#35834;?#31515;米特里立刻唱出夺回帝位的决心,并报复地说?#24444;?#19968;朝登上帝位,立即把她当作女奴般嬉虐一番!自此,音乐进入笛米特里与马琳娜的二重唱。两人好象把?#20160;歐创较?#35749;的事忘掉一般,一块儿陶醉在幸福与温馨的感情中。先是马琳娜玛丽娜唱出表情优美的旋律,后悔刚?#35834;某?#21160;无礼,并祈望笛米特里能顺利复国。笛米特里也以同一曲调,?#20387;?#20182;?#26376;?#29747;娜的深情与爱意。此时有波兰民族舞蹈表演,众宾客唱:《胜利莫斯科》一对爱人的合唱,配合着诱人的波兰旋律。可恶的兰可尼又神不知鬼不觉地走了出来。?#24444;?#30475;到这对情侣热情地拥吻时,露出?#23546;?#24847;的微笑。  
第四幕第一景立陶宛国境,接近克罗米的森林中。 
    右边有个?#36924;攏?#19968;条路横过舞台,远处?#36175;?#20811;罗米城。?#36924;?#19978;有锯剩的大树根,幕启。舞台上聚集着一大群流浪者。中间站着被捆绑的贵族佛西乔夫。在弦乐A音的颤音上,他们?#38498;?#22823;的声音高嚷着,把佛西乔夫?#35889;?#22312;树根上,还拿破布把他的嘴堵住,正?#24613;复?#20197;?#22885;?#26292;?#23567;?#20182;们的歌声是用合唱唱出的,以男高音、男低音、女高音与女低音的顺序引接而成的,他们一边高歌,一边开心地狂笑。叛军因逮捕了鲍利斯皇军的司令佛西乔夫,气势变得更为壮大。不一会儿,群众就在佛西乔夫身边围成一条弧线,接着就一起嘲弄这个作威作福、凶暴无端的贵族。合唱告一段落后,从左边路上出现一个白痴,他腰带上挂着一串腐化的鱼,头上戴着一个铁锅,手上提着一双破鞋。在他后面尾随着一群村中好奇的儿童(儿童二部合唱)。白痴坐在石头上,一边搔痒,一边唱出意思不明的白痴之歌小孩们就以快活的歌曲加以耻笑,白痴气得哇哇哭了起来,并且倒卧地上,抱头假装睡觉。 
    这时舞台后传来两个男人的歌声,由远而近。原来正是两个破戒僧华尔拉阿木与米萨依尔。这一群流浪者正诧异地望着两个人,不久就相信他们是从莫斯科前来的神圣僧侣,并加入了这两人指责鲍利斯暴政的歌声中,最后?#26352;?#23572;拉阿木与米萨依尔为首,大伙儿高唱着:“我们拥戴笛米特里为皇帝!”。 
    休止片刻后,从远处传来两个耶稣会僧侣拉威奇与柴尼可夫斯基的歌声。他们以拉丁语齐声唱道:?#32610;?#25937;笛米特里皇帝?#20445;?#25509;着就出现在舞台上。群众又奔向这两个僧侣边。当华尔拉阿木与米萨依尔看到这两个碍手碍?#35834;募一?#26102;,就煽动群众把这两个耶稣会僧侣逮捕起来。盲从的流浪者果然听从华尔拉阿木的唆使,把两个可怜虫绑起?#21019;?#21040;森林深处,两人虽然祈求着圣母的帮助,但仍被拖走了。森林里出?#33267;说?#31859;特里率领的军队。他们身着白色?#36335;?#25163;?#21482;?#28844;,在这群老百姓?#24149;?#21628;声中走上舞台。当华尔拉阿木与米萨依尔率先唱出拥戴之歌后,群众也随着高喊:“笛米特里万岁”。 
    在合唱?#24149;?#21628;声中,骑在白色骏马上的假笛米特里,威严地走到舞台中央,唱出庄重的歌曲。这?#21271;?#20440;的贵族佛西乔夫好似忘却刚?#35834;那?#36785;与荣誉,也奔?#38477;?#31859;特里之前表示敬意。当笛米特里向群众发出:“向莫斯科进军”的号令时,所有的人都高声唱?#20572;?#24182;随军队指向莫斯科。远方传来克罗米城火警之钟,但大伙儿却随着更雄壮的小号声退出舞台。 
    舞台是只抛下的白痴,又呆坐在石头上,茫茫然远望着舞台后方因失火升起的红色烈焰,悲泣地唱道:“流吧!流吧!悲伤的眼泪。哭吧!哭吧!饥饿的俄罗斯人民。不久漆黑的夜幕将笼罩大地。?#38381;?#27468;声唱好象在暗示悲剧还没结束。 
第二景克里姆林宫内的大殿 
    在两边的墙前,排着开会用的长椅。右方是通往红色台阶的门,左边是沙皇的宝座。因为要召开贵族的紧急会议,正有许多贵族?#21483;?#21069;来参加。 
    贵族们分别就坐在大厅两边的长椅上,交换着对?#25628;现?#20107;件的意见。不一会儿,迟来的舒依斯亲王也进场了。他以悲痛的心情,向大家?#24425;?#21018;才和鲍利斯见面时?#30446;?#24597;情景。他说鲍利斯?#20005;?#20837;发狂前的错乱?#21050;?#20013;,他拼命要赶走已死太子笛米特里的?#24149;輟?#22823;家听了发出震惊之声,这时鲍利斯就跌跌?#23421;模?#22909;象在躲闪什?#27492;?#22320;走人大殿中。大家在惊恐之余?#25381;?#21521;神祷告而已。鲍利斯呻吟似地叫嚷着?#25285;骸?#37027;孩子还活着!”等舒依斯亲王趋前画十字时,鲍利斯才从错乱中稍微清醒过来,并跌倒在宝座上。 
    舒依斯亲王禀告?#36947;?#20711;皮曼请求晋见皇上,说罢,皮曼就走进大殿中。他向鲍利斯随意打过招呼后,说出一件奇迹: 
“某曰黄昏,一个老牧人向我说出一件秘密。 
他自幼双目失明,在黑暗中渡过漫长岁月, 
什么秘?#21073;?#22855;异的疗法或是神圣的井水, 
都不能使他重见光明、脱离苦海。 
某夜他梦见一个小孩对他?#25285;?nbsp;
去吧!老伯!去到乌格利奇城, 
到普烈奥布拉大教堂我的墓前祈祷, 
我就是太子笛米特里,神差使我加入天使的行列, 
现在我将为俄罗斯创造伟大的奇迹。 
他?#29992;?#20013;醒来后就由孙儿引路, 
长?#26223;仙媯?#21069;往乌格利奇, 
?#24444;?#36330;在笛米特里墓前祷告时, 
突然心情变得开朗,泪眼涔?#26500;?#19979;, 
直落双颊后,他就重见光明, 
?#36824;?#26159;神的光,还是他的孙儿,或太子之墓, 
    他都看?#20204;?#28165;楚楚。听过皮曼的故事,鲍利斯深受打击,最后他悲鸣似地高声狂?#21834;?#40077;利斯?#20223;?#30528;?#34987;?#19979;来,贵族们骚动起来,赶忙把他扶到宝座上,皮曼乘机溜走了。鲍利斯呼吸急促,困难地命令?#25285;骸?#24555;叫费奥多尔来!“费奥多疾行进见。鲍利斯命所有的贵族退去后,就向儿子唱出死别之歌: 
“我的儿呀!我将去世,你要继承帝位治理俄罗斯, 
你不必追问我如?#20301;竦帽?#24231;,因为你不必知晓。 
你不可轻信叛逆的贵族中伤, 
阻止立陶宛边境的造反,对叛逆不必宽容, 
以公正的人民的?#38376;校?#22788;?#32422;?#21009;。 
你要成为虔诚的信?#31267;?#22763;,随时提高警觉, 
但尊敬神的圣者。 
你必须保护妹?#33579;?#37027;圣洁?#30446;?#36187;尼亚 
主啊!请垂听我的祷告, 
请垂怜这热泪满颊的罪人, 
请为我儿照射恩惠的慈光,因为他?#25381;?#29359;罪。 
苍天无上权柄的神啊,帝王的守护者, 
请以光辉的翅膀保佑我儿, 
   使他远避不幸、罪恶与诱惑!”当鲍利斯说出对儿子的忠告后,鲍利斯的声音逐渐微弱,几乎像在自言自语,接着鲍利斯用双臂紧抱费奥多尔,并作死别的亲吻。 
    鲍利斯发出呻吟似的悲鸣,舞台后传来教堂合唱(混声合唱)的歌声。费奥多尔一边哭着,一边祈求神的拯救,鲍利斯明白?#32422;?#30340;最后时辰已到,随着合唱歌声的高扬,他的痛苦更为剧烈。歌声终了后,饱利斯突然站起来,双手紧抓着胸?#21804;?#20498;在宝座上,并向围聚而来的贵族,指着费奥多尔?#25285;骸?#20182;就是新沙皇!神啊,请允许……?#34987;?#36824;没?#20302;輳?#40077;利斯?#25512;?#26029;身亡。?#30343;?#29255;刻的静默后贵族们齐声低语道:“皇上驾崩了。”幕落。 
第三景克罗米森林 
    参与暴乱的老百姓们一边呐?#30333;牛?#19968;边把被捕的贵族佛西乔夫?#33322;?#19978;来。他?#24459;礼?#35099;,帽子也不见了。大伙儿围着佛西乔夫,唱出强有力的合唱:“空中?#25381;欣?#40560;在?#19978;瑁?#21407;野?#25381;?#39567;马在奔驰,”接着儿童和白痴也加入了,这时破戒僧米萨依尔登场,以二重唱唱出“把太阳打掉,把星空击落,因鲍利斯的暴政整?#31267;?#26435;都动摇了”以此来煽动群众,人?#20146;?#21518;呐喊:“把鲍利斯头斩下来!?#38381;?#26102;人们已经疯狂了。 
    耶稣会僧侣拉威奇和柴尼柯夫斯基登场,称赞说笛米特里才是莫斯科的统治者。这时冒牌的笛米特里骑在马上出现,四周爆发了“笛米特里?伊凡诺维奇万岁”的合唱。?#20146;?#31515;米特里的格里戈里,当场宣?#36857;骸?#25105;是整个俄罗斯?#24149;?#24093;?#20445;?#24182;叫喊?#25285;骸?#21069;往莫斯科,前往光辉?#30446;?#37324;姆林宫!”然后在大家?#24149;?#21628;声中出发了。幕落
类别: 四幕歌剧 
责任者
作曲: 莫索尔斯基 
剧本作者: 莫索尔斯基 
栏目关键词: 其他剧目 
辅助分类项: 歌剧 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关于我们联系方法广告服务?#20122;?#38142;接付款方式网站地图

学院?#22836;?在线?#22836;?#28857;这里  学院业务1:家教咨询点这里  学院业务2:家教咨询点这里  学院业务:业务咨询点这里

电话: 010-56429478 邮箱: [email protected] 地址: 北京市海淀区颐和?#22885;?号

Copyright©2006-2019 www.vifmhn.tw All Rights Reserved  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714号

安徽快三基本走势图1